「阿帆不能來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阿帆真的不能來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他在忙什麼?等下不會來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阿帆他──」

  「我的大小姐啊,從踏進門的那一秒算起,妳已經問我五十遍這個相關問題了,出子題也沒這麼多吧?」些微生氣地把冷飲拋給葉子,對於她的疲勞轟炸,我覺得很無奈。

  「那是因為他不來很怪嘛。」嘟著嘴,葉子還是那張很哀怨的臉,水靈靈的雙眼直盯著那道隔開我跟阿帆的牆壁,氣勢之強,讓我覺得她想看穿它,然後施展神功把阿帆從隔壁抓過來。

  我聳肩:「那不是我的錯,ok?」

  「他真的很忙喔?」

  「真的。」我回答。


  「阿紫……」她抿抿唇,看起來有些欲言又止。張了閉上,閉上再張嘴的動作持續幾次之後,她才開口:「妳不覺得,最近阿帆他很低落嗎?」

  我持杯的手僵了下,嘴角抽了下,整個人頓了頓。

  「可能吧。」用喝水的姿勢掩飾我臉上的不自在,我仍舊聳肩,想把關係撇得一乾二淨。

  「那妳知道是為什麼嗎?」柔柔軟軟的嗓音盈滿憂心,任誰聽了都會捨不得聲音的主人難過。「看他那樣,我覺得好難過喔。」

  也許是因為我已經知道她的心情了,所以葉子在我面前就顯得毫不遮掩那份愛戀。她的擔心直接,她的詢問直接,在她眼底,我就是她最好的愛情顧問。

  「……是嗎?那他應該會很開心吧,呵呵。」乾笑著一點也不好笑的話,我似乎又要開始失控了。

  「會嗎?」葉子抬眼凝望我,「他會在乎我嗎?」

  那雙很漂亮的眼珠裡充滿認真,我完全被那股真誠駭住,說不出違心的謊話,只好承認:「會,他會在乎。」就如同我也在乎一樣。

  後頭那句話,我藏了起來。我不想說,只因為任何有可能提前揭穿真相的話,都不能從我嘴裡說出來。

  「真的?」好耀眼的光亮從那張小臉發出來,刺眼的讓我無法直視。

  看到葉子她那麼直接表達出喜怒哀樂,表達出對阿帆的愛情、對阿帆的擔憂,那樣子真的好誠摯。

  無法逃避,我知道我有點忌妒。

  也許我心底正在吶喊:「為什麼一樣都是戀愛,我卻連說都不能說,連接受都不能接受!」

  是我選擇要當那個隱瞞者,是我以為能捍衛那張小臉的純真而選擇的,結果最後卻是逼得我裡外都不是人。

  直到現在,我才能真正體會這種想愛卻不能愛的痛苦。比起當初被姚昱彥拋棄的苦,簡直深沉好幾倍。那個傷口只是一瞬間被劃開的,血一直流,但一定有止血與結痂的一天;但這次的傷不一樣,它被藏在心底、壓在角落裡,雖然看不見,但卻隱隱作痛地讓人不得安穩,痛苦會一直持續下去,蔓延在我鋪上的、裝作相安無事的表面之下。


  「當然是真的啊!妳這麼可愛又這麼優秀的女孩子喜歡他,他哪有不在乎的道理?」已經像是習慣於偽裝地牽著嘴角笑,我試圖把不屬於我的歡愉溶進我的笑容裡。

  「阿帆他會感覺得到嗎?」亮麗的小臉在瞬間垮下,得到我安撫的心靈並沒有完全找到方向。她仍在找尋,那條能直通阿帆心底的道路。「他真的會知道我有多喜歡他嗎?」

  再怎麼樂觀的人,一旦遇上了愛情這種不合邏輯的東西後,就會連怎麼笑都忘記。在我眼前的葉子就是這種人,她什麼事都可以不在乎、不去計較,唯獨牽扯到蔡品帆這個名字的時候,她的笑容會暗暗隱去。

  「阿紫,他會知道嗎?」

  「……會啊,總有一天他會知道的。」

  「是嗎?」垂下了頭,葉子若有所思的容顏真的看來非常柔和又鬱悶。「那阿紫……」抬頭後,她那雙眼睛異常地充滿光輝,那讓我心底的警鈴大作。

  「什、什麼事?」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,我心裡浮出一個很糟很糟的念頭。

  「阿紫……妳會幫我的,對嗎?」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