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【戮情劫】 (2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第六章:光陰冉荏

  顏金玉忍不住倒抽一口氣。

  「映山紅」這名字於花草妖靈之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不是因為常見於山林,而是當初仙魔大戰時,映山紅曾經位列其中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  暗暗叫糟,探手摸著腰際繫著的雲板時,顏金玉有著片刻猶豫。

  這是入宮當晚,佟琳一併從周師姊那兒領回後交給她的,說是【極天宮】占地寬大,在還未習得千里傳音能操控符籙之前,這是弟子們之間的聯繫要物,只需用一點真氣擊打便會發出聲響,而依據不同響聲,宮內人等則將做出不同應對。

  要否敲擊雲板喚人來援?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才想內觀自身一探究竟,就聽聞林間傳來其他動靜。抬頭探看,原來是隨後趕來的蘇秀等人。

  三人幾乎是等不及御物落地,在接近顏金玉之時遂翻身躍下,急匆匆地趕往她身邊。佟琳半語不發,一把便抓住顏金玉的手腕探脈,空著的手也不停翻看著那些衣物破缺之處的傷勢;而蘇秀則是緊緊扣著慌得跟無頭蒼蠅一樣亂竄的穆柯不放,就怕他干擾了佟琳為顏金玉把脈一事。

  半刻鐘過去,佟琳才長長吐出一口氣,放下高懸的心。

  「金玉沒事,只是讓樹枝劃破了衣裳,難免有幾處深淺不一的皮肉傷。」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穆柯才聽完,本來就是硬裝出來的正經神色立刻崩毀,馬上跳著腳就是出手想勒住薛荔:「死薛荔!不拆我臺會死嗎!再說『清』弟子又怎麼啦,我就算低蘇秀兩級,也絕對強過妳這個只能踩在地上的呆子!」

  「強過一個弱女子有什麼了不起的,你還好意思拿來說嘴?」薛荔直接翻了大白眼瞪過去。

  兩人一言不和,馬上又是出手在那裡相搏。眼見薛荔因被制止動真格而越顯粗魯的身手,穆柯乾脆跳上佩劍御空飛行,省得薛荔又出手抓花他的臉。

  一個在空中打轉,一個在地上撲騰,動靜鬧大了,自然引來許多目光。兩人像極了逗著小貓似的舉動,讓一堆看熱鬧的弟子們哈哈大笑,也讓薛荔更覺面上無光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五章:轉化人身

  不過顏金玉倒是沒理會穆柯,上前逕自拍了拍薛荔的肩膀後,就連忙拉著她朝蘇秀面前帶。

  「薛荔,這是蘇秀。你們比我早進【極天宮】,應當彼此都知道吧?」看見薛荔茫然地點頭後,她才接著說道,「我瞧妳練得辛苦又不得竅門,想著方才蘇秀不過指點了我幾句我就能有所小成,這會兒便請蘇秀過來幫妳看看。喏,妳當著他的面再試一回吧!」

  「啊?」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「功夫不錯啊。」讚賞的嗓音從身後響起,微風輕揚,一道蒼衫身影就從眼前掠過,輕輕停下。

  那人御筆,從態勢看來,是仲孫處會讚許的好身手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很快的,顏金玉就知道薛荔口中的仲孫師兄是誰,以及即將要去做什麼了。

  原來入門弟子是有基本習業的,就和一般上私塾一樣,同樣有位先生教導,只是【極天宮】內各個術門不同,也會依照底子差異排序,因此這門「御術」大多只有最新的入門弟子在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  「金玉。」和穆柯鬥了半天,薛荔才想起未完的問話,「這樣說來,妳應當還未分弟子房囉?那要不就和我與佟琳一間吧!」

  「分弟子房這種大事,妳連問都不問就擅自做主,是不是又想討周師姊罵啊?」穆柯毫不留情地澆了一盆冷水。

  「這你就不懂了!女弟子四人一房,而我們那間就我和佟琳兩個人,金玉這會兒才來,你說她不住我們那兒是要住哪啊?」薛荔說完便轉頭看向佟琳,「我邀了金玉過來,妳不介意吧?」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正當顏金玉不知該做什麼才對時,感到肩上突然遭人一拍,同時一道嬌俏的嗓音猛地從身側響起:「妳叫顏金玉啊?」

  抬頭看去,約莫十五六歲年紀的小小少女,頭頂綁著雙髻,髻底別著兩條銀線,從後頭看的話則是沿著銀線垂落數條流蘇,顯得光彩照人;細看面容時,短髮密而厚實地從額上遮蓋下來,只留了眉上一吋的空隙,配著兩道彎彎細眉,襯出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和櫻桃小嘴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但這道路實在太遠了,等顏金玉跟著姜鈺從石林陣裡穿出來後,眼見姜鈺即刻要轉往靜心池的另一側下山,她連忙探手揣住姜鈺。

  「好、好師姊,小師妹求妳了,讓我歇歇吧!」她大大喘了口氣,內心哀嘆,莫道凡間苦,這只能用兩條腿走路還真是可憐。以前她在山林裡,還能藉樹精伯伯的長鬚盪在半空中移動呢……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這回琉璃冰珀進入體內,顏金玉只感到淡淡冰涼竄入心口,其餘便與一般時候無異。而鉛華也讓她運氣周行,確保並無再發生令她恐懼的那種似要融為一體的情況後,顏金玉才徹底接受了琉璃冰珀。

  等她收息睜眼,鉛華已讓一名穿著杏黃衣衫的女子捧來了一個木盒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「成了!」

  鉛華面露疲色,但倦中帶喜地拾起那塊七彩玉珮收入懷中。之後她才站回顏金玉面前,就著方才的蹲姿凝視顏金玉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顏金玉本以為自己這一諾將就此成了孟子陌之徒,卻不曾想,偌大的【極天宮】內誰不想接受孟子陌的親傳指導、又有誰不是衝著這千年都難得一見的上仙英才之名而來。

  而等孟子陌收息靜氣後,總是沉靜的洛霜居門外突然有了動靜,一道身影步伐輕巧,轉瞬便行至中殿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顏金玉就這樣被關了三日,而這三日裡,孟子陌不曾出現在她眼前,或說,任何人都沒能出現在她眼前。

  起初是拗著性子生悶氣,無時無刻大聲嚷嚷,就想吵得孟子陌禁受不住好放她出來,可最後卻是嗓子先啞了;再往法陣上撞吧,也只是磕得渾身都疼、彷似就要散架了,仍不見法陣有半點動搖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察覺到嘴中濃厚的鐵鏽味,甫取回神識的顏金玉就忍不住乾嘔數聲,幾欲吐出,只是她也同時感到正有人為她輸著真氣,片刻便已能判出,這是孟子陌正施救於她,自己不得擅動,否則雙方都將元氣大損,甚者走火入魔。

  可是……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「師父,我……」碧青顫顫巍巍,爬著向前跪伏在地,「徒兒知錯、徒兒知錯了!」

  來者憤憤又是一掌掀倒碧青:「上次掌門輕輕提及讓我多加管教妳,為師還不清究竟,如今一看,妳恣意而為、妄動殺機,連稟報師門都沒有就私自處刑,甚至還敢在此禁處發動滅妖劍陣!」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又往後推算了一個月,日子很平淡,但顏金玉漸漸能放下心中雜亂,深吐幽息,將日月精華淬鍊得更為精細之後再納入體內。

  或許是受了總是波瀾不驚的孟子陌無形牽引,又或者是這片淨土太過靜謐,抑或是孟子陌有時隨手攤於書案上的書冊,最後都成了顏金玉撈來品讀的學問,這讓她心中本來嚮往著繁華榮盛的衝動竟日益趨淡,也越來越習慣於這片蒼茫景色了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那一日,顏金玉在雪中哭了一天,而孟子陌也在旁陪了一日。

  沒有安撫、沒有勸慰,也沒有責罵或是講道理,就僅是無語相陪,偶爾顏金玉伸手抹淚偷覷時,那張臉上也像是沒有絲毫情感停駐過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  孟子陌不語,僅僅以指隔開架在顏金玉頸上的劍身,護其周全之意,不言而清。

  青衫女子見狀,怒氣又往上翻了一翻。她怒目而視,像要在顏金玉身上剜出幾個窟窿,隨即又是不給人反應的時間,凝指就是兩道如刀真氣再次直取對方咽喉。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雖說道不同,不相為謀,更別提仙、妖兩界向來持正邪雙方之異,但這殘破的花魂小妖當初捨命相護,又可有可無的在琉璃冰珀裡待了三十年,加之其性純善並無歹心,孟子陌也就睜隻眼、閉隻眼地讓她留了下來。

  怎麼說也是一條命,若真隨她心意回去凡塵,說不定用不著別的妖魔欺侮,她行到半路就已魂體消散,性命無保了。

  只是見她天天蹲在院裡蒙著大雪曬太陽跟月亮,靠著那稀薄的日月精華調養生息的,就算是鐵石心腸,怎麼瞧也都隱約覺得心底不太踏實。

  就這樣等過了三個日夜,孟子陌終於忍不住啟口:「天地靈氣不只日月,至於這樣天天待在院子裡麼?」

文章標籤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