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【霞歌行】 (3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  白日裡唐井富去探過一趟月牙湖畔,確實已如兩人所預測地布滿了守株待兔的人馬,放眼看去,數十個黑衣人就隱在周圍的矮叢間蓄勢待發,殺意濃厚,驚得林鳥都不敢在此逗留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  「沈少卿?宿州沈府三少?」唐井富一頓,憶起某夜曾來訪縣衙的玉面少年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  顧子鳶是讓枝葉間刺眼的朝陽及鼻尖的搔癢吵醒的。

  醒來時有一刻的恍惚,不知今夕是何夕,覺得一直有東西拂面,直覺伸手便是一抓。意外落了空,撈了好幾次都撈不著,迷濛的神智倒是清醒了幾分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  「可顧府也非省油的燈,盧欽懷他──」

  「不好意思明著來,難道他就不能背後下黑手嗎?」顧子鳶再次打斷唐井富的話,這回倒是有些恍然大悟,「啊,原來你不是傻,只是太正直、太天真。奸商奸商,無奸不成商,盧欽懷能做到今日這般地位自是有其手段的,況且商場就如戰場,就算是不同行當,今日的友人也會在明日成了你的敵人,如此就更遑論我還對盧志乾見死不救的這條罪過了。」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最後,拗不過顧子鳶,唐井富低低一嘆:「是盧欽懷。」

  終日打雁,終讓雁啄了眼睛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  定定神,慢慢登上了好幾尺高的枝幹,顧子鳶的運氣竟出奇的好,居然在密密麻麻的枝葉中發現了一處交纏的分枝。此處高且險,但上頭有片茂葉能遮蔭蔽雨,下方則是繁枝交錯,任誰從下頭望來都不會發現他們蹤影,而且纏枝寬有兩尺半,長約五尺,若併排而坐確實是能容得下他們兩人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「那陣子送花娘的風氣盛,我娘沒少發愁過,越是擔心我爹納妾,就越是認真栽培我那兩個哥哥,後來覺得心力不足,便扔了一個奶娘和一位教席給我……娘一直把我擱在屋子的西廂裡,等我會數數了,才知道自己過了三年無人聞問的日子。」

  「奶娘和教席先生大概是很清楚我這顧府嫡小姐只是表面風光,背地裡就是殘燈冷飯的淒涼,所以待我是格外的好。」顧子鳶想到這裡,輕輕露出了一抹笑,「我第一次讓人抱著哄睡、第一次偷溜出府玩耍、第一次被人寵溺地罵『調皮』、第一次有雜玩能玩,有甜食可吃……第一次覺得自己不是顧府小姐,卻像真的『掌上明珠』,是奶娘和教席先生的心頭寶。」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憑著一點印象,顧子鳶隻身來到了月牙湖畔。

  今日的顧子鳶一套霓綢白裳,腰繫水藍綁帶,墜著一束淺綠流蘇。脂粉不施的小臉白嫩,黑髮如瀑直鋪在背,月光照得頭上一把銀簪發亮,讓她整個人顯得清麗且脫俗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         【第六章:甕中捉鱉】
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太陽下沉後又不知道走了多遠,唐井富和顧子鳶氣力用盡了,才選在林木茂密的深處歇息。

  他倆各坐一方,誰都沒想搭理誰,只餘急躁的喘息聲在空氣中相融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日子一日日過去,眨眼便到了七月二十五。

  再一次的,顧子鳶沮喪如鬥敗的公雞,垂著腦袋擱下筷子:「都養十二天了,這魚怎麼還有土味啊?」她哀號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就見一名身穿褐色粗布衣裳,腿腳與手肘處都高捲著衣衫,腳上沾了點細泥,身形壯碩、面上滿是風塵的落腮鬍男子,肩擔著兩個木桶「砰」地放下。

  「阿峰,這魚快拿去後頭用活水養著。」小許說道,並十分熱絡地斟了杯茶遞給賣魚郎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一個時辰過去,細雨微停,顧子鳶偕著沈少卿下樓,阿大機靈地牽來沈少卿的坐騎。只是才回過頭,就見著沈少卿拐著腳走路,面色很是不善。

  「沈少爺,您的腳怎了?來時不是好好的嗎?」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【第五章:誤入風波】


  「什麼?妳說李秉釗那王二巴子來了【羽嫿閣】找碴?」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  果不其然,小廝受了氣便沿著來路直衝上樓去找主子評理。顧子鳶抬頭向上望,見著絲幔後頭有道人影慢慢走進了迴廊,繼而出現在梯口處。

  她揚起的側臉有著明豔的麗色,明媚大眼裡的目光氣勢萬千,襯著一身紅裳,儼然是個帶火似的二八佳人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顧子鳶聽到李芳實這般稱讚她,她更顯開心又多吃了好幾口,直到其他人三三兩兩地衝上來搶食時,她才拉著李芳實到一旁去說話。

  「芳姨,妳老實說,這滋味當真算是一絕嗎?」顧子鳶緊張地問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打從顧子鳶接手【羽嫿閣】的第一天起,便立下了一個規矩:【羽嫿閣】什麼人都能進,就樓上,得張大眼了才給進。

  酒肆是龍蛇混雜、客收四方沒錯,但也分得上等、中等和下等。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等到達達馬蹄遠去,顧子鳶才滿臉不高興地對顧子祈抱怨:「大哥你幹什麼啊,怎麼不把唐井富請進去?」

  顧子祈皺眉:「唐大人的名諱是妳能喊的?收斂些,真以為我沒聽見妳拉著人家硬想拖進府的那些胡攪蠻纏之言嗎?是唐大人好脾氣沒跟妳計較,否則他就算當場拂袖而去,妳也拿他沒轍。」接著口氣一轉,質問著,「倒是妳給我說說,好端端的,為何硬是要唐大人入府內去?」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          【第四章:山水有相逢】
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  仍怔著神,窗外的茉莉卻讓人兜頭淋了一盆水。

  「喝吧,多喝些。」蕭盛站在那裡說著,「我知道大人最疼的是妳,可總不能連根把妳給拔了帶去。我呢,已經託了陳大同,他會每隔三天來給妳澆澆水,別跟大人一樣總掛著心,好好長,最好是香氣能隨著風吹到太倉知州府裡去!這樣大人才能放心,明白不?」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1 2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