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以為,葉子在那天之後會抱持著再也不要看見我們的心情躲在一邊流淚,然而她的堅強似乎超越了我的想像。


  「阿紫……」

  出乎我預期之外,在某個假日午後,我拉開房門的瞬間,看見了我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再出現、一輩子都會恨我的那個女孩,葉庭。

  「葉子!」

  我簡直錯愕到了極點!我站在門口,完全說不出話來反應。

  大概是被我盯得很不自在,葉子說:「可以讓我進去嗎?我有話想跟妳說……」她的嘴角淺淺勾著,似在微笑。

  「啊?喔!可以、可以!」讓出道路,我讓葉子進了房間。

  「妳要喝些什麼嗎?我去幫妳買──」慌亂地抓著鑰匙就要出門,我看來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。

  「不用了!」葉子拉著我,大眼睛眨呀眨地笑笑。「妳別這麼緊張好不好?我又不是來跟妳算帳的。」

  「啊?……喔。」乖乖把腿收回來,我跟著葉子跪坐在塌塌米上。「那妳是來?」

  我是知道這樣直接問實在很不禮貌,但我真的忍不住啊!

  先前葉子朝著我吼、朝著我罵、朝著我咆哮的樣子,我都還歷歷在目地深感到自責,怎麼突然今天葉子就變了?她是不是怎麼了啊?

  葉子聽到我這樣問,她臉上的笑意加深了。「妳唷,這樣也太直接了吧?」

  「耶……」這樣我怎麼接話啊?

  「不鬧妳了,我們來說說正事吧。」葉子垂下眼簾,迴避了我的目光。「那天,很對不起。」

  「妳說什麼啊!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啊!妳沒有錯,妳罵我是對──」

  「阿紫!」她阻止了我。「別把錯都攬到身上去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阿紫,愛情裡沒有對錯,沒有公平不公平的原則,對吧?」

  我怔怔地點頭。

  「既然是這樣,那我有什麼立場可以責備你們?你們本來就是相愛的啊,我才是那個搞破壞的始作俑者。」

  「妳別這樣講啦,這又不是妳的錯……」

  明明就是我們傷害了妳的啊!

  妳不知道我想過多少次了,要是我當初老實講,而我們是公平競爭的話,那傷害,就至少不會這麼重了吧。

  「阿紫,聽我說完好嗎?」

  她微微笑,而我則安靜點了頭,把時間都留給她。


  「如果說,打從一開始我就不知道妳跟阿帆之間是有感情的話,那我一定是在騙人。早在認識你們的時候我就有所察覺,妳跟他,就好像是雙筷子,一旦分開,那就誰也不是誰了……我不是沒有感覺到,只是我假裝沒看到。我以為只要我肯付出,那阿帆就絕對會有接受我的一天,只是……我真的不是那雙筷子的一部分。」她苦笑著,看來悽愴。

  「我承認,在一開始知道你們已經交往的那瞬間,我真的非常生氣,甚至生氣到用盡所有可以傷害妳的話去傷害妳,只是想報復、想逼妳讓步、想裝做沒這件事情……但我又錯了,我那樣做,不但沒有好處反而還失去了你們這兩個朋友……所以,我今天是來告訴妳,」她抬頭,重新漾出笑靨。「我們合好,好嗎?」

  「葉子!妳……」有種好酸好酸的感覺泛了出來,我很想哭。「妳怎麼這麼傻啦……」

  葉子真的很傻!她為什麼不乾脆恨我就好了?這樣不就不會傷心難過了嗎?這樣也可以找到寄託,再把愛情留給別人了啊!

  「我傻嗎?」葉子遙望著遠方,唇邊的笑容顯得微苦。「真正傻的,是阿帆那個笨蛋。」

  「阿帆?」

  「嗯,真正的笨蛋是阿帆。」葉子凝視著我輕笑,而眼角的涙也偷偷掉了下來。「他昨天跑來找我,一個人站在樓下等了整整一夜,就只是想當面跟我說要我原諒妳。他說如果要恨、要怨,那就全找他,不要把任何一點過錯怪到妳頭上,他還說錯的人是他,是他辜負我的心意,就當他蔡品帆是個拐騙感情的負心漢,恨他一輩子好了……妳說,他不是笨蛋那是什麼?」

  葉子的眼淚落得很快,像是要宣洩那股傷心一樣霹靂啪啦地掉。

  「阿紫……」淚眼迷濛的她,伸手握住我。「妳跟他,要幸福喔……一定、一定要幸福喔!」

  我怔怔地望著她,葉子那張明明想哭,但卻笑著祝福我們的臉,看來好神聖、好偉大卻又心酸得讓我難受。

  都是因為我們,她才得這樣為難自己。

  「葉子我──」

  「別說!妳什麼都別說了。」握著我的手緊了緊,「答應我,答應我你們會幸福,好嗎?」

  看著她,小小的身子顫著,是用盡多大的力氣才能擠得出笑容呢?

  她又是用了多少力氣,才能做出讓步的決定呢?

  當愛一個人過重的時候,就只能祝他幸福了吧……


  「……好,我跟阿帆,會幸福的。」

  「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」

  葉子最後的聲音被哭聲掩蓋了,她趴在桌上大哭失聲,那樣子,就像洩洪的水庫般地要把所有難過都從身體裡丟出來。

  給了葉子一個擁抱,我也陪著她哭。

  我想,我不會辜負這麼多人的成全的,是他們的退讓給了我幸福的權利,我要好好抓著這份得來不易的幸福,替他們彌補這分遺憾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