愣愣地,我的腦袋轉不過來。我看著姚昱彥,很輕很輕地問:「昱彥,怎麼回事?」我心底有很深很深的慌亂,我不希望這是我腦袋裡正在想的那種事情。

  「妳別喊昱彥的名字!」窩在他懷裡的王苡倩很不滿地瞪著我,她雙手緊勾住姚昱彥,那樣子就是在宣稱這是她的所有物一樣。「妳根本沒資格喊他的名字。」

  「為什麼?我是他女朋友啊。」明明就還跟我信誓旦旦會給我幸福的人,為什麼在今天會讓別的女生對我這麼殘忍?「對吧?昱彥。」他一直在旁邊悶不吭聲地,看得我心都冷了一半。

  「就叫妳別喊他了妳還喊!」一怒,王苡倩蹲下身拾了顆小石子,隔著鐵柵欄丟了過來。

  我沒有閃避,只是站在那裡等著我心底的王子來救我。

  「紫鵑!」很緊張的拔高音響起,我是該高興的。只是,回頭後我才知道,那不是姚昱彥。站在我旁邊保護著我的人,已經不是當日的姚昱彥了。

  「哼!才剛被我們的昱彥甩了,馬上就有新的男生向妳示好啊?艷福不淺嘛,江紫鵑。」一直默默無語的同學,選在這時候插話,既冷寒又殘酷的直接刺了過來。

  「早就受夠了妳這種高傲的模樣,今天昱彥肯替我們教訓妳,我們可都是高興得不得了啊!」笑的,他們所有人都在笑。

  「哼!妳不是很跩嗎?再跩給我們看哪!」所有人都在看我笑話,包括了昨天還把我當寶的姚昱彥。

  「幹嘛啊?妳面對男生不是很一套的嗎?別以為咱們昱彥會真的喜歡妳這種隨便的女人!」我隨便?只是異性緣好一點而已,就得被認為是隨便嗎?

  「你們說什麼啊!」蔡品帆臉上罩著寒霜,惡狠的視線掃過那群人。「紫鵑不是你們同學嗎?你們怎麼可以這樣說!」他很為我抱不平,這我是知道的。「姚昱彥!你搞什麼鬼啊?站在那裡幹嘛,過來接紫鵑啊!你搞清楚狀況沒有啊?紫鵑可是你女朋友耶!」


  聽到蔡品帆叫他,姚昱彥勾起一種高深的笑容。推推鏡框,他開口:「蔡品帆,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是你啊。」冷冷地視線掃過我,此時的姚昱彥,不是我喜歡上的姚昱彥。「我從頭到尾都在演戲,目的只是要騙到妳的心而已。」

  奸詐、狡猾,似乎是最能代表他臉上笑容的詞彙。


  「為什麼?」我異常冷靜,只是隔著欄杆與他對望。

  「妳問我為什麼?哈,真是個好問題。」他拿下眼鏡,一改那文質彬彬的形象,現在的他跟以往有很大的不同,那是種穢暗、心機的模樣。「因為妳高傲啊。在妳眼底,好像沒一個男人能比得過妳的樣子,我實在很看不慣。」他的笑容依舊,可是我再也感覺不到那一絲溫暖。「江紫鵑妳懂不懂?妳傲得就像是冰山一樣,是我最好的實驗品跟挑戰哪。」

  我覺得呼吸有點困難、我不太想再注視著那惡意的臉孔。

  「嘖嘖,別移開視線啊,妳不是喜歡我嗎?那就應該了解我啊。」他笑著,而所有人也笑著。「江紫鵑,我承認妳長得還不錯。不過……要配我還差的遠了。」

  同樣的聲調、同樣的臉,為什麼這麼不一樣?

  我覺得心好冷,視線好模糊。我好累、好累,我想離開。

  「姚昱彥!」蔡品帆衝上前穿過欄杆揪住姚昱彥,「你說什麼!你這個天殺的王八蛋在說什麼!」

  「我說什麼?不就是那樣嗎?」他冷哼著拉開他的手,不屑地拍拍衣袖。「還多虧了你這顆棋子幫我做戲,才讓她對我這麼死心塌地。」

  「你──」蔡品帆衝撞著欄杆,很想抓住姚昱彥痛扁。

  「……夠了。」沒有抑揚頓挫的音調,我就像是站在一邊看這場爭執的觀眾一樣,漠然、不關己事。「一切都夠了。」

  「紫鵑!怎麼可以就這樣放過那王八蛋?」蔡品帆走回我身邊,手指著對面一張張猙獰的臉孔朝我大吼。「他這樣對妳耶!還有她也是、她也是,他們都是!」

  「我不想計較。」爭論有用嗎?報復又能怎樣嗎?我只是想離開這裡而已。

  「紫鵑──」

  「江紫鵑,算妳識時務。不然,我們走著瞧。」姚昱彥身後一群人拋下話後,拉著姚昱彥擺出張笑臉盈盈的模樣。「昱彥,那我們先進去囉。」離去前又回頭瞪了我一眼,他們才心甘情願地離開。

  「省省吧妳,妳是配不上昱彥的。」揚著自信神采的王苡倩笑著,抬頭對姚昱彥說:「昱彥,我們進屋裡去吧,大家都等著party耶。」嬌滴滴的模樣,像個娃娃。

  「好啊。」姚昱彥親暱的捏捏她的鼻,行為舉止都像對戀人。回過眼神瞥了我一眼,「再見了,江紫鵑。」他的笑容邪惡,而且穿透了我的靈魂。


  看著他們頭也不回地轉身,我抿了抿唇,終究忍不住地開口喚他。「姚昱彥。」我只是有個疑問想問,想知道最後的答案而已。

  「幹嘛?」他回過身,那樣子痞得就像路邊的花花公子。

  「……你有喜歡過我嗎?」我不想相信那些他對我的好會全都是假的,我不相信。

  姚昱彥雙眼直視著我,那樣子好像回到了昨天。他的眼神是那麼真誠、那麼直接,他是不可能騙我的啊!

  「沒有。」無情地吐出字,他的眼底再次浮現不屑的神情。「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妳,江紫鵑。一切都只是做戲罷了,妳懂不懂?」搖搖頭,他牽了王苡倩往前走,這一次再也沒有什麼是值得他回頭看的了。





  好久好久的沉默籠罩著我,我沒有移開腳步也沒有移開視線一吋,我只是愣愣站在那裡,看著那條長長的綠蔭。

  我不知道心底現在的感覺是什麼,我只是覺得有點累、有點倦。

  直到有個東西砸上了我的腳,我才恍然地動了動。低頭,發現那是我手中本來握緊緊的紙袋。

  它本來很漂亮的,可是現在髒了。

  我彎下身把它拿起來,拍了拍,很小心翼翼地拿出裡頭包裝得很可愛的盒子,然後把紙袋拋掉。

  伸手拆著打了一小時的蝴蝶結、撕著挑了三小時的包裝紙、掀開翻箱倒櫃才找到的盒子,裡頭躺著好多顆我做了一上午的心型巧克力。

  然後,下雨了。有水滴,打上了我的巧克力,從那光潔的表面滑落進了盒底。


  「紫鵑……」蔡品帆的聲音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,我聽不太清楚。「妳別哭……」

  我,哭了嗎?
  我不知道,只是一直有水滴滴上了我的巧克力而已啊。

  看著看著,我拿起了一個。凝視了好久後,我咬了一口。「好甜……」甜蜜的滋味在嘴巴裡泛開,可是有種很酸的感覺,爬上了我的心頭。

  「紫鵑。」蔡品帆又叫了我一次,只是這次夾雜了冷冷的水氣。「下雨了。」是雨,是真的雨水。

  我沒有因為雨水移動,我還是站在那裡,呆呆看著前方,默默啃咬著我的巧克力。

  只是……

  我皺了皺眉,覺得嘴巴裡的味道有點鹹、有點澀,還有很苦、很苦的怪味道。這是我的巧克力的味道?

  很奇怪啊!我明明就是照著書上做的啊。哪裡錯了嗎?

  我想著,但沒有停下我吞食的動作。

  「可能是巧克力的牌子不好吧,太苦了點……」悶悶說了聲,我猜測應該是這個理由。


  那天午後,我就這樣在雨中站著。吞著我辛辛苦苦製作的心意,和著天上的雨水,以及不斷從我眼睛裡流出來的淚。

  一口、兩口,苦苦的味道,一直都散不去,散不去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