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睡醒時,莫安生一度真的認為要去醫院截肢、然後準備輪椅去賣口香糖,因為那被萌羅莉掐住的地方已從青紫轉成烏黑,而且五指分明,清楚得像是烙印在了腿上一般。

  他哭喪著臉,一路哀號地從樹下衝進廟門內,撲通一聲正想用滑壘的姿勢跪倒在城隍爺膝下求救前,就被金璽一掃把打成了落水狗。

  「哪來這麼髒的氣!」金璽掄棍痛揍,半點不留情,「要你修練、要你持咒!這保命的懂不懂?你真以為我吃飽了撐著才收你回來?真是生雞蛋沒有、拉雞屎一大堆!昨晚跑哪去了?是不是人家給你擠乳溝還是看個馬甲線就跟著去了?紅粉骷髏,萬般都是假象啊……」

  「師父你這樣說,床底還不是有收藏──師父別打我,別打啊!」莫安生邊嚷邊躲,「都是師兄叫我去買消夜惹的禍啊!」

  半是委屈半是告狀,莫安生趕緊將昨晚發生的事情都抖出來,最後還可憐兮兮地指著兩腳上的烏黑問是不是要叫救護車。

  「區區鬼氣叫什麼救護車。」金璽非常鄙視,然後氣呼呼地扔下掃把,回頭取出兩張符紙去到城隍爺面前低聲頌禱。在空中打了手印,持了咒術後,才將符紙交給莫安生。

  「師父,內服還是外敷?」莫安生問得小心翼翼,就怕不小心接著挨揍。

  「一張混香灰喝了,一張用陰陽水加淨米和淨鹽泡腿。」

  點頭應下,考慮到不想當殘障人士,莫安生難得手腳這麼快,絲毫不拖延,連看著灰糊糊又氣味難聞的香灰符紙水都能一口氣乾杯,卻在把雙腳泡進淨水的那一刻嚴重卡關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!」

  要不是時值清晨,城隍廟裡還沒聚集香客,不然莫安生這驚天一吼都要嚇壞鄉民了。

  「痛痛痛痛痛!師兄你快放開我的腿啊!」莫安生大力拍著床板,拼命擺出摔角認輸的姿勢。

  而陳嘉全就蹲在一旁,雙手正壓著莫安生的腿牢牢泡在淨水裡。他抬頭看見莫安生痛得額頭冒汗、臉色發白的,雖然發自心底地感到同情,但低頭見到那烏黑得嚇人的鬼氣也是不敢大意,只得殘酷地又抓緊了一些。

  「忍著點吧。」莫安生反抗得有些大,陳嘉全都覺得他快踢翻臉盆了,「你這鬼氣已經黏了一晚上,如果沒有好好處理可是會侵襲身體的。」

  「你還敢說!昨晚是誰叫我去買的鹽酥雞!」他怒吼。

  「是我是我,都是師兄我貪吃……」

  「每晚又都是誰不好好佈結界、不好好讓我睡覺,害我體虛腦弱被鬼抓的!」他咆哮。

  「是我是我,都是師兄我的錯……」

  「每年又都是誰不努力賺錢、不務正業算樂透號碼,害我跟師父討零用錢都要挨打的!」他哀怨。

  「是我是我,都是師兄我不上進……莫安生,你這雙腿是不想要了嗎?」陳嘉全瞇細了雙眼,接著露出一臉燦笑,「我看你好像不知道『自討苦吃』這個成語怎麼寫,需要師兄手把手地教你嗎?」

  「師兄千萬不要,你這長相可不是我的菜。」他擠出討好的笑臉,回答得斷斷續續,「太痛了,像是一堆針刺在骨頭裡拼命鑽……你就讓我占幾句便宜、分散一下注意力吧……」

  聞言,陳嘉全渾身僵了一下。抬頭看過去,莫安生身上的冷汗已經多得浸濕了衣服,嘴上也褪得沒有半點血色,眼神渙散,虛弱得出氣多、入氣少,呼吸很是粗重。

  他低下頭,手裡發力:「安生,再忍一下,一下就好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莫安生低低應聲,因為疼痛而散得跟糨糊一樣的腦袋裡慢慢閃過一道身影。

  昨夜那名少年。

  「挺著點,氣沉丹田。這鬼氣爺爺我已經壓制了,只是你的體質特殊,這點傷痛你還是得挨。」

  搞不清楚這是昨晚聽過的話,還是痛到產生幻聽的影響,總之他是照做了。

  雖然不太了解什麼氣要怎麼沉,但丹田這位置他還是知道的,試著深呼吸,悠悠吐氣地將精神放鬆再集中後,莫安生終於感到鋸骨般的疼痛減緩了不少。

  陳嘉全察覺到莫安生掙扎的力道輕了不少時,抬頭一看,那張慘白的臉色突然好轉許多,回過眼後,連眼前腿上的烏黑都漸漸從深紫轉成暗紅,鬼氣終於在淨水的影響下開始消退了。

  陳嘉全鬆了口氣,「說來你腿上這鬼氣也妙,明明很兇猛,卻倒是沒擴散開來,只是卡在腿上沒往上爬、往裡鑽地侵到五臟六腑的,你小子運氣真的是不錯。」

  耳邊恍恍惚惚一聲嗤笑,又輕又快,引得莫安生抬眼看向四周。

  房裡很乾淨,沒半隻鬼,那聲音是從哪來的?

  認真聽了好一陣子沒再傳出半點動靜後,莫安生才回了陳嘉全一句。

  「應該要擴散開嗎?」

  「通常會啊。」陳嘉全抬高他的腿讓他能瞧見五指印,「哪,你想啊,你臉上要是挨了一巴掌,那絕對是五指血印外加紅腫一整片,同樣都是侵略性傷害,鬼氣可比打巴掌兇猛多了。所以我才說你小子運氣好,傷處像是經過了緊急處理一樣。」

  緊急處理……

  爺爺我已經壓制了……

  所以,是昨天那個少年老鬼幫的他嗎?那又是為什麼痛得半死的時候會想到那隻鬼?

  「真奇怪……」

  「什麼事很奇怪?」陳嘉全隨口應了,又接著咕噥起來:「對了安生,說到奇怪我才有件事想問你,鹽酥雞是去哪買的啊?」

  「當然是你喜歡的那家台灣味。怎麼了?」

  「是嗎?不像啊,鹽酥雞完全沒什麼味道欸。」陳嘉全問。

  莫安生只是傻笑。

  他才不會告訴師兄鹽酥雞沒味道是因為已經被一隻鬼先享用過了……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