喔喔,先警告還沒看過這三篇短文的朋友們
以下內文可是會有雷點的,如果不想被雷到,還請歡迎使用超聯結先享受故事喔!
XDDDD





在《焰情》定案後,我陸續把這另外兩個想法寫出來。

其實只是一股拼勁,和一股不甘心。
看到其他參賽者,有些受好評的熟面孔接二連三發文章,短短一個決賽,就出了三篇
我老會不由自主地想:「就這麼怕落在三名之外嗎?」
既然參加比賽,又走到最後了,我也不想輸
我向來想贏,就算沒有,也要拼盡最後一分力氣
剛好的,我又有兩個idea尚未付諸實行,最後,就是這樣,我也趕了流行,成為別人口中很怕輸的傢伙吧(攤)


《焰情》是在我剛通過複賽時就想到的決賽文章

決賽的主題是《交響曲》,很深奧,不好聯想
所以我試著解讀,對我而言,擁有交響曲氣勢一般的愛情,就該是磅礡的
既然磅礡,不是犧牲很大,就是過程曲折,又或者,橫跨了些什麼
頭一個想到的,就是人與妖的愛情,也就是熒瑢火焰一般的愛情。
我向來喜歡狐妖,所以也沒細想就寫了,還非常老梗地白鶴報恩……
只是這篇千萬不要問我,熒熒跟她老公的敘述為什麼幾乎沒有
孩子,重點在於不悔跟祝融啊~那個變心的負心漢就滾去天邊吧!


《Wind》是上周突如其來的想法,忘記是在幹什麼了,或許是看電視?

總之我接觸到「畫家」這個觸發點,又想到「冷然的大姊頭」
所以我用筆記本寫下安在我腦海裡說的重點台詞,然後構思完前後左右
敲字時經過修修改改;甚至文風做了扭轉
本來翼都在搞笑,裡頭也有很多吐槽式的對話笑點
但因為結局的關係,我把文句修掉,並經過大幅度砍文後改成最後的版本。


《尋覓》就是很長久的idea了,幾乎是在初賽《月牙梳》過關後就萌發了。

有看過《月牙梳》的,在《尋覓》的中後段應該就發現我在幹嘛了
是的,這是程家二少爺和杏兒的故事延續篇。
其實我一直很愛《月牙梳》這篇故事,除了是我頭一篇正式的古代文之外
也是我一直想嘗試的組合,更當然,還有陳奕迅最佳的背景歌曲幫忙。

杏兒注定要死在《月牙梳》裡,因為是獨奏的故事,二少爺不能給她承諾
但這不代表,他們就沒有以後
我現在就是給了他們以後。
這本來應該是在複賽協奏曲時發表的,但當時我很忙,工作幾乎讓我的靈感死光
加上,曾經聽參賽文友說過,連續劇情對短篇比賽而言並不討喜,所以我只好暫時放棄
若不是初賽剛過完我恰好看個連續劇起了《擁》的台詞與開端
說不定複賽最後就胎死腹中或濫竽充數了

現在剛好已經有前兩篇文章墊決賽的底,那這對苦鴛鴦當然要有交代啦~~~
上輩子二少爺欠了杏兒,所以這輩子,我要他還給杏兒
當然,都已經跨越輪迴了,當然要來個Happy Ending是吧XD



所以正式說來,我這三篇故事幾乎都創了我自己的新題材
人與狐妖和大神,三方跨種族跨界限的禁忌之戀
魄力大姐頭和文弱小畫家之間,橫越生死的純愛行
二少爺程聿書與杏兒經過前世今生、再續前緣的糾結愛情

……真是集言情小說老梗之大全了是吧?

但我寫得還算暢快,甚至每次發文前再三計較的三五字數、用字遣詞
這些龜毛到我想罵死自己的狀況,都能忘記其中的掙扎痛苦
能這樣放手一搏地在短篇故事裡發揮極限,真的非常淋漓痛快。

很久以前,我是害怕寫短篇的
短篇受字數限制,如果對文字的駕馭度不夠,那就不好看了
現在的我之所以可以,都要感謝一個朋友曾說的
「就算只有幾個字;一句話,想到了,就寫吧。不要怕不能成篇,挖就對了。」
所以如果工作允許,我偶爾會磨個幾百字的極短篇當練筆。

我感謝自己是在建構過了基礎後才來參賽的
我喜歡能吹毛求疵的自己。

雖然我鬱悶著……

對不起,我就是這樣程度很高而且病態的暴露狂
我多希望有那麼一個,不管我什麼時間發的文章、不管我寫了什麼類型
都會第一個閱讀、第一個支持、第一個發言,告訴我讀後感覺的讀者啊……
一個就行了,真的
可就偏偏一位難求。

越到比賽後期我越鬱悶
看著別人有那麼多人支持,不論好壞都有留言時,我望著自己空蕩的牆面
心裡總是隱隱發酸與疼痛
寫故事的我,是不是就跟現實的我一樣失敗?
孤獨,而枯槁的靈魂
我只是還不願意放棄唯有的一點才華而已、就死抓著不放,像牛一樣,壞脾氣


孤芳終該自賞
也許窮途末路之後,我會找得到屬於自己的路
只是不耐,這般寂寞罷了


謝謝還願意閱讀的你們
每一筆人氣,都是安慰我這暴露狂的足跡。
但願我能永保
暴露的初心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花
  • 別鬱悶啦~ 加油~加油~

    每篇我都有讀喔~~~ (揮手)
    只是不習慣留言嘛~~(羞)
  • Q//////Q
    謝謝小花(撲蹭)
    我還是會加油的,謝謝花花兒一直都記著我,揪剛心!
    超愛寶貝的(啾)

    於 2011/06/04 02:0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