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尾聲】


  一年就這樣過去了,我待在這間房裡數著窗外經過的人頭。

  也許大家都以為我當年一定追了出去,然後在千鈞一髮的時刻抓著阿帆大喊我也愛他。

  但,我想,在這世界上並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那麼完美,就像是這場離別的戲一樣,我當不了瓊瑤筆下的女主角,所以我沒辦法追到我的男主角。

  那天,我的確有追出去,但是等我到達統聯客運的時候,那班載著阿帆的車已經開走了。

  我只能站在一邊傻傻望著一台又一台前往各地的車子經過,直到整個下午過去,我才被葉子發現然後帶回家。

  據她所言,那天的我看來很空洞,完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被我看進眼睛裡、聽進耳朵裡,就像個被抽走靈魂的玩偶一樣,不哭不笑,不吵不鬧地安靜守著。

  到底經過了多少日子我才恢復過來?

  好像是後來遇到了姚昱彥吧,他對我說了些話,讓我想清楚了不少。

  他果然是個好男人啊,只可惜,我們終究無緣。不過還好,他畢竟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,如今的姚昱彥已經成為了葉子的男朋友。

  不過,大概是孤單的我會忌妒吧,所以我不太想了解他們的羅曼史,我只希望他們都能幸福就好,至少別跟我和阿帆一樣,他們能獲得幸福就好。


  「阿紫!妳有快遞!」隔壁新的鄰居,阿明學弟突然大聲喊我。

  「喔,好。」匆匆拿了印章,我打開門接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禮物。

  「學姊,男朋友送的吧?」阿明學弟笑嘻嘻地。

  「你神經病啊?笑那麼猥褻,哪會有誰要當你女朋友的?別說學姐不照顧你,乖乖把瘋瘋癲癲的樣子收好啦!」

  隨便瞎扯一下,我把門帶上,讓屋子重新回到安靜的思念裡。

  那是個淺綠包裝的袋子,不大但是好像有東西在裡面搖晃。於是我拆開來看,卻被那裏頭夾帶信封的字跡給衝擊到。

  那筆跡,是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的。


「紫鵑:

  經過一年的寒暑,妳過得好嗎?

  聽葉子說妳不是很好,是因為我的離去嗎?

  如果說……我當初離開時,有看見妳追來的身影,妳會相信嗎?其實我並沒有親眼見到,只是有種很強烈的感覺在跟我自己說,妳當時一定有收到信、一定有追過來找我,只是……時間點上不吻合而已。

  那妳有來嗎?

  沒有妳的這一年,我過得不順心。因為在遠方,有個讓我很牽掛、很牽掛的妳在,我擱不下,所以沒心情過活,老是因為粗心大意而被老師怒罵,但我不是很介意,畢竟那是因為我想起了妳。

  給了彼此一年的時間來沉澱,妳……想清楚了沒有?

  如果有,那袋子裡的另一個東西,我想妳一定知道它的意義。

  收下不收下,全看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惦念妳的阿帆筆。」




  
  「這傻瓜……既然當初放不下,那又為什麼要離開我呢?」

  我不懂他,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不懂。他很了解我,而我卻不了解他。

  眼淚,在這一秒後掉了下來。我擦掉它們,而後把袋子裡的另一個東西拿出來。

  那瞬間,我哭得更兇了。

  那裏頭的東西不是別的,而是巧克力。

  上頭附了張紙條:「如果我已經走進妳心底,那這巧克力應該會甜蜜吧。」

  我捏緊紙條,覺得心被抽緊。


  「阿帆、阿帆……」我朝著這東西一次次呼喊,彷彿我這樣做,我的思念就能透過它傳到阿帆身邊一樣。

  我很想他,在這一刻裡我知道我很想他。

  好久好久沒這麼難過了,在葉子他們面前,我都只能把思念藏住不能表露出來,只有現在,我得到這分新聯繫的此刻,我才又哭泣。

  「我好想你,你知道嗎?阿帆……」

  呢喃著,我多希望他會馬上出現在我眼前啊。

  視線飄回信紙,我把淚滴在上頭:「我早就想清楚了啊,笨瓜……只有你一個人笨笨地跑走,連聽我說都不肯……」

  我看著巧克力,想起四年前嘴裡的酸苦味道。念頭一轉,已經走進我心底的阿帆,他送給我的巧克力會是什麼滋味?

  賭著一股執念,我拆開它們塞進嘴巴裡,然後衝出門口張望。

  我以為會很甜、我以為我會看見他的身影……


  結果是很酸很酸,酸得讓人難受的味道,而我也沒看到他的人影出現。這樣的失落,遠比四年前還讓我難過。

  垂下頭,我的眼淚就掉落在塌塌米上,渲染著黃褐色地把思念溶進裡頭。

  我真的很想他啊……

  為什麼要走?為什麼不回來找我?

  我一直守在原地,就是怕他找不回我啊!

  難道真的是我錯了?難道錯過的愛情就真的再也挽回不了了?

  這味道真的很酸很酸啊……



  「傻瓜,妳在偷哭什麼?」一個聲音傳來,我整個人呆住了。「是不是哪個蠢蛋又惹妳傷心了?我去找他算帳好不好?」

  是你啊!那個蠢蛋就是你啊!

  我抿緊嘴地在心底狂吼,眼淚更像是不用錢地一樣猛落。

  「我送妳的巧克力是什麼味道的?」

  聽到這裡,我心底累積一年的不滿終於找到藉口宣洩,「很酸啦!你這討厭鬼到底知不知道啊?它酸得讓我很難受啦……」我吼著,然後很兇地揮手打他。

  「很酸?」他微愣,隨即笑了。「我有個法寶可以把它變甜喔,要不要試試?」

  「不要啦!你這討厭鬼幹嘛莫名奇妙消失又莫名奇妙出現啊?你這豬頭、王八蛋──」

  有點像演電影或是偶像劇,四周圍的聲音消失了,我耳邊嗡嗡作響的是我跟他的心跳聲。

  溫熱的氣息交換著,而某個奇蹟般的事情在這時候發生。

  原本酸得讓人揪心的味道,在阿帆吻住我的同時,轉變成為另一種的味道沁入心脈裡頭。

  「還酸嗎?」他放開我,笑得非常溫柔。

  我怔怔地望著他,咬著唇開口:「不、不酸了啦……」

  「那,甜嗎?」

  我靜默不語,只是低著頭看著鞋帶然後偷偷臉紅了。

  「妳還沒告訴我甜不甜耶!」他竊笑地拉著我追問,惹得我臉紅得像煮熟的蝦。

  「甜嗎?甜嗎?」

  我瞪著他,有點像撒嬌也有點像生氣。鼓著腮幫子,冷不防地出手拉下他,印上雙唇要他分享這份味道。

  甜嗎?

  當然甜啦!

  我想,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吃過最甜、最甜的巧克力了。

  愛情的味道就該是這樣的,雖然途中經歷過的酸澀會讓人痛苦,但走到最後,那些辛酸血淚都將成為追憶裡的甜美。

  我想我不會後悔曾經喜歡過姚昱彥,也不會後悔傷了葉子,因為這是種必經過程。

  我們都需要長大,都需要去面對這樣的困難,所幸,一切都過去了。

  那你們呢?

  是不是追到自己的愛情了?

  別畏懼於傷害,因為那是必經之途。


             ~【THE END】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