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八章】



  如果每個人與其他人之間的關係就像是天枰一樣等價的話,那我其實不敢想像,三邊的等邊三角形如果塌了,我們之間該怎麼做才好。

  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地去經營我跟他們之間的關係,從一開始的友情到現在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,我都用盡了心機去扶持這個天枰。

  可是現在有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,就在那天之後。


  在那個吻裡面,我很清楚地知道而且聽到那座天枰失去平衡然後崩裂的聲音。我們之間的關係,變質了。

  我不禁很想追著哪個人問,這樣的缺洞,是不是還有補回去的機會?

  我很懊悔,為什麼要給他機會去破壞這關係,或者,毀掉這關係的人其實是我也不一定。是我太過游移不定,自以為地認定我們三個都是抱持這樣單純的想法在交朋友,然而事情似乎沒這麼簡單。

  要是這事情發生在我跟姚昱彥講和之前呢?是不是就會有不一樣的解釋可以發生了?

  是吧,至少我還有姚昱彥這道盾牌可以阻擋他。

  但是一切也都已經來不及了,我沒有能力更沒有辦法去挽回已經碎成一片片的平衡。


  但真正恐怖的東西不是阿帆對我的感情,而是另一種棲息在我心底的野獸。我只不過是還在自欺欺人罷了,想裝做我不知情、我無辜的樣子,來騙自己說,我對他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愛情。

  但事實咧?每當午夜夢迴之際,那答案其實清楚得讓我想哭。

  早在那個重逢的時間點上,我的心就賠給另一個人了。


  追尋了這麼久的愛情,其實我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麼。我要求不多,只是想找個懂我的人就好。因為懂我的心情,所以會任由著我去做我想做的;因為懂我追求的事物,所以從不拿自己跟我的希望來做比較;識破我的脆弱,在我無助時給予肩膀跟安慰,我想要的從來就只有這麼多。

  這麼簡單的條件,卻從來沒有人做到,直到那個午後的那句話。


  阿帆懂我,他懂我會因為別人的責備而在心底埋怨自己,他也知道我的心看似堅強卻脆弱得可以。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在陪伴我,針對我的能力給予我要的並拿走我不要的,他就是這樣子,一直守在我身邊不會離去。

  也許早在無形之中,我就已經對他卸下心防了吧?


  難怪當初姚昱彥要求要復合的時候,我竟然會連想都不想地就拒絕他。說來還真好笑,明明就惦著人家整整三年,卻在有機會再擁有的時候放手。可是我不覺得後悔,因為我心底明白真正懂我的人不是他。

  如果姚昱彥懂我,那他在三年前就絕對不會用那樣的方式離開我,他以為我承受得起、以為我能明白他那種舉動的背後意義,但其實我做不到,在那時我脆弱得宛如玻璃,初次接受愛情就慘遭背叛的打擊,讓我在三年後仍是連站起來都難。

  他不懂我的,所以,沒有辦法真正走進我心底。



  在尋覓了這麼久、徘徊了這麼漫長的等待之後,我終於找到那個真正懂我的人了。應該要很高興的,不是嗎?但我卻痛苦得連接受都不敢。

  就因為這座天枰牢牢捆著我,所以我不能只對自己負責,我要連天枰對面的兩個人都一併要負責。

  然後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了,我開始玩躲貓咪,躲著阿帆跟葉子,希望永遠都不要有撕破這偽裝的一天。

  葉子有問過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,不然為什麼我要跟他們疏離。

  我只是笑笑,用過度的燦爛情緒來包裝我自己的真實。

  我笑得好開心,跟她說我打算卸下防衛,然後建造一個新的網絡好跟班上一起玩鬧。這理由其實破洞百出,但好在葉子算單純,所以她相信我。

  謝謝妳的信賴,葉子。就為了維護妳的單純,我願意把自己心底這道破滅的天枰再度補上。

  我很堅強,我會很堅強地去面對這一切的。我會笑,我會笑瞇瞇地去跟大家玩樂,成為新的江紫鵑,活出我的風格。立下一個又一個自我要求,許下一個又一個自我期許,然後塑造出新的自己吧。



  但是我好像不小心忽略了一點,有陽光的地方都會有陰影存在。所以白天的我笑得活潑,然後獨自在黑夜來臨之際慟哭失聲。

  這世上最可悲的事情是什麼?我想,應該是欺騙吧,尤其是我這種連自己都想要欺騙的笨蛋……

  因為我還在心痛,在那個炎熱午後的悸動之吻發生時,那張我很喜歡的陽光笑臉為我哭了。

  淺淺哽咽的歎息聲,交雜了淚水。


  「如果我們真的是情人,那這個吻,是不是能有用地帶走我們之間不斷的阻礙?」


  我以為沒有人會知道的……但阿帆卻知道了,他知道我心中的顧忌已經從姚昱彥換成葉子。

  一個吻,本來該是多甜蜜的呢?尤其是在相愛的彼此之間。

  然而他卻吻痛了我的心也吻痛了他自己的。

  就因為這樣的愛情危險,所以,我們都痛著,卻得笑著去維護這個天枰。

  那個吻很苦,就跟三年前的巧克力一樣,苦得讓我在那瞬間連淚都掉不出來。

  愛情本來很美,但只要參雜了其他的東西進去後,那模樣,就叫人畏懼。尤其那個東西,叫做友情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