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阿紫……」

  有沒有覺得這樣的招魂聲似曾相似?

  「阿紫……」

  再提醒一下,這是從牆壁傳出來的喔。

  「阿紫……妳原諒我啦……」

  對話一模一樣,要是想不起來,那我也沒輒了。

  是的,這種怨靈般的哀怨招魂聲,是隔壁那個蔡品帆傳出來的。這不為什麼,也不是週發性症狀現象,只是單純又惹我生氣了而已。

  「別一聲都不吭的嘛……妳上次還會罵我耶,別這樣啦……」這下子,是從我房門口傳來的。


  本來很想放著這傢伙不管然後繼續K我的書的,但是,好像造成一堆誤會發生就是了。


  隔壁,就是另一邊的住戶同學,拍拍牆,對我吼來:「阿紫啊,別讓妳男朋友繼續鬼哭神號的好不好?我研究所論文還沒趕出來耶!」

  呃,隔壁的大哥,他不是我男朋友好嗎?

  接著,手機響了。來電的是斜對面的學姊:「阿紫!他很吵耶!小倆口吵架不要禍害鄰居嘛!乖乖的喔,讓他進去吧ok?」

  不ok啦!學姊!

  最絕的,是接著出現的那個。

  有人走出房門,然後跟我家門口上貼著的門神說話:「喂,小子!被阿紫甩囉?女人嘛,生生小氣,哄哄就好了。我家那口子小萱整天就抱怨東吵鬧西的,還不是簡簡單單一個吻就解決了。」

  啥、啥咪!

  萱學姊的男朋友?怎麼這麼糟糕啊!什麼叫做女人不乖,吻吻就好?我聽你在那邊五四三的……

  「真、真的嗎?」

  「安啦安啦,你要相信我啦!乖乖跟你女朋友道歉,然後啵她一下就好了。」呵呵笑著,萱學姊的不良男友就啪噠啪噠地走回房間了。

  怎、怎麼會有這種人啊?真是敗給他了。

  我看我哪天有機會,一定要勸告萱學姊把這男朋友休了,省得以後發生什麼得不償失的事情。

  外頭逐漸安靜,所有的人幾乎都屏息以待阿帆那傢伙會怎麼做,尤其是那個神經病,我猜他一定拉開了門板在偷看!

  「阿紫,妳原諒我好不好?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夠用心、不夠體貼,所以才惹妳生氣,但是我會改啊,我也願意為妳改啊!」

  這還差不多咧!你知道你自己有多愚蠢嗎?蠢到我想剖開你腦袋看看裡頭的結構了。但是我怎麼覺得,好像有點怪啊……

  「阿紫,我保證我不會再犯了好不好?我們日子還這麼久遠,不可以為了這種小事情就分開啦!」他哇啦哇啦地在外頭大叫,而我則是被嚇到差點暈倒。

  他在說什麼啊?什麼叫做未來日子很長久?我跟他有未來嗎?少胡扯了。

  「蔡品帆!你在胡扯瞎說些什麼啊?」拉開門,我朝著外頭大吼。

  「阿紫!妳終於開門了!」一個影子撲來,直接把我抱得緊緊的。

  在我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之前,週遭就爆出一堆恭賀聲,堵得我啞口無言。


  「這樣就對啦!小倆口合好比較好嘛!」

  「早跟你說了一個吻就可以打發咩!」

  「合好就好,合好就好。」

  「萱學姊、學長,我們不是──」

  「阿紫!人家阿帆都這麼低聲下氣在跟妳道歉了,別擺大小姐架子面對人家了喔。」

  「學姊──」

  「阿帆啊,我們家阿紫很不錯喔,你可得好好照顧她啊。」

  「學長──」

  「好!」

  你──好個啥啊?


  我傻眼了。望著那個笑咧咧的人跟這麼一群湊熱鬧的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才好。


  「阿紫,妳跟他怎麼開始的啊?」怎麼?勸和之後就要開始盤問了嗎?

  「對啊!是不是阿帆他近水樓台先得月啊?」近水樓台?哇咧。

  「還是妳看不慣他這麼笨,忍不住就照顧起他來了?」他很笨沒錯,但我沒那好胃口照顧他,謝謝。

  「阿紫──」

  「碰」地一聲,我在那瞬間完美動作地將阿帆拉進屋裡,然後關門。

  「呼,吵死了!」我回頭看了阿帆一眼,發現他盯著我看。「你幹嘛?」

  看他一直都不說話的,那我就直接接著說,「阿帆,下次別拖這麼多人來湊熱鬧好不好?只是朋友間的小小嘔氣而已,沒那必要動員全宿舍的學長姊吧?」

  我手支著額,只覺得頭痛欲裂。


  聽著門板後仍繼續傳來的吵雜聲,我就快要發瘋了。我最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流言蜚語,很麻煩!想要澄清,還反而被人誤會成是耍脾氣或怎樣的,總之就是難處理得不得了。


  「你聽到了沒有啊?阿帆。」低著頭詢問,我不知道那沉默的對面人士到底是有聽見還是沒有。

  「阿帆?阿帆!」好好的心情在被疲勞轟炸之後就幾乎蕩然無存了。

  「阿帆!」終於忍不住地,我抬頭瞪了過去。


  一瞬間的事情,發生在我面前。

  阿帆的臉孔在我眼前放大數倍,模糊的焦距讓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,然後真正讓我做不出反應的,是我唇上的那股壓力與溫度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