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要跟我說什麼?」很意外,姚昱彥在我面前點了菸抽起。

  「你抽菸?」

  「這有什麼好意外的?」他輕笑,吐出了口白霧。「我本來不是妳眼中的那個好好書生,那樣子是裝出來的。」

  「為什麼要這麼做?難道不做自己,你會開心一點嗎?」如果是這樣,那戴著面具過活的他,又為何要在我面前表露出真實面目?

  低斂的眼,似有無盡苦衷。「不用妳管。」

  「姚昱彥,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。」

  其實,我不願意相信眼前的姚昱彥是真的姚昱彥。如果真的就跟他說的一樣,一切只是在作戲,那他眼底不自覺流露出的溫柔與和煦又該怎麼解釋?這真的只是單純的偽裝,還是,其實他心底是真正存在著這樣的自己?


  扯扯唇,他帶著無所謂的笑。「知道了又怎樣?事實就是事實,我騙了妳、騙了蔡品帆,一切都是假、的。」特意加重語末,像是說服。

  只是不知道他想說服的是我,還是他自己。

  「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嗎?即使是那個用身體保護了我的姚昱彥?可是我卻寧願相信那是真的。」他明顯一顫。「在我危急的時候是你救我的,我不可能忘記你的恩情。就當作是一報還一報好了,我用我的愛情答謝你的救命之恩。」

  「哈,妳瘋了嗎江紫鵑?」他逼近我,抬高我的臉讓我仰著頭看他。「我說了,這是做戲──」

  「你騙不了我的。你眼底的溫柔還有保護我的舉動,都是出自你真心的,不是嗎?」

  「妳──」他蹙緊眉,神情好是複雜。

  「姚昱彥,其實你也是有過真心的吧?當時的我也許沒看出來,但是現在不一樣了。你,我,都不再是三年前的懵懂無知,如果有最大的不同,那就是當年,我不知道其實你是真心在喜歡我的。」

  「妳在說什麼啊?」他哈哈大笑地退開。「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事情了。一個被我狠狠傷害過的女人竟然跟我說,她還相信我是愛著她的?真是太扯了!」

  「你以為我真的很麻木嗎?你以為我真的會沒有注意到嗎?我如果沒有察覺到這份真心,我又何必要賠上自己的愛情。」

  不就是這樣嗎?

  只是當年的我沒看穿罷了。

  姚昱彥如果是戴著面具在生活的,那他又何不盼望被他真心喜歡上的女孩,會是那個最了解他、最能接受他所有型態的那個人呢?


  當年最後的結束,根本就是個試探。


  「妳怎麼會……」像在瞬間被人窺去所有秘密一樣,姚昱彥慘白著張臉,不敢置信地望著我。

  其實,拋開了所有的愛恨糾葛之後,我的眼睛就跟以往一樣,能看破謊言與層層偽裝。沒了情緒的遮蔽,一切的事實就清楚得像無雲的朗空。

  「對不起,當年的我,讓你失望了。」我當時只是個未滿十八歲的青澀蘋果,初次品嚐愛情,哪摸得透這樣一個心思細膩的男孩心呢?

  姚昱彥就是姚昱彥,他能被這麼多人愛護著,本身就有他的道理存在。

  我當年並沒有看錯人,他一樣優秀、一樣聰慧。他有他獨特的溫柔,但卻有他畏懼的幽暗。

  「紫鵑……為什麼是現在呢?」他嘆氣,走近我身邊時,那玩世不恭的表情已經消失殆盡,剩下的,是我熟悉的那個溫柔班長。「為什麼是現在……妳不知道我當年有多希望妳可以看穿那場騙局,多希望妳可以跳開那個陷阱,就像我一直認為的妳一樣,那麼聰慧、那麼了解我。只可惜妳沒有……告訴我,我是不是傷了妳?」

  直視進他的雙眼,我才知道,當年的傷口不僅僅是屬於我的,同時也屬於他。明明就是相愛著的彼此,卻用這樣的方式寫下句點,除了留下不滅的傷痕給彼此之外,我們簡直愚蠢得可笑。


  嘆氣,「我不怪你,真的。」

  也許之前我曾恨過他、怨過他,但那都是之前。現在的我,看清楚了姚昱彥的心,看清楚了他當年的不願意,那是個錯,而我們無力挽回,只能釋懷地去看它。

  姚昱彥望著我,那神采依舊溫柔得可以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動容地,他將我擁入懷抱裡。「我不是故意的,相信我,傷害妳遠比傷害我自己還要難熬。」濃濃愧疚隔著胸膛的熱度傳來,姚昱彥好自責。

  「告訴我,是誰要你這樣做的?」愧疚、自責,不應該是屬於我們的。

  看了我好久,點點掙扎從他眼底傳來。「……是王苡倩。她在背地裡知道了我的另一面,她要求我跟妳分手。她說,在感情方面如此純潔的妳,一定無法接受一直喜歡著的我,竟然有這麼兩極的個性。她煽動了我,說服了我,所以那個最後……是我不相信妳,而造成的錯。」

  是她?

  我似乎沒有那種驚訝,只是平淡地看著姚昱彥而已,冷靜而沒有波動。


  「妳……恨她嗎?」

  我該恨她嗎?恨她毀了我的愛情、毀了我的人生?

  「不需要,」搖搖頭。「怨恨,已經無法挽回一切了。姚昱彥,我們都該往前看了,三年前的內疚跟傷害,已經綑綁了我們很久,是時候該放手去尋找我們的未來了。我不會埋怨你、不會憎恨王苡倩,因為你們是我的過去。就像現在的我是阿紫,而不是紫鵑。你懂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就這樣吧,鬆開手之後的天空,必然寬廣。」

  「紫鵑!」在我轉身離去之前,他喊住我。「我們、我們還有機會嗎?」

  重新再看進眼底的,是一抹不變的溫柔和一雙一樣深刻的眼,還有那張動人的笑靨。

  「對不起昱彥,你擁有……比我更好的選擇。」微笑,是我唯一能做的了。

  「那妳──」本想追著我說什麼的他,突然噤了聲,而後像領悟了什麼一樣輕輕微笑。

  握著我的手放了開來。「紫鵑,我曾經誤了妳的幸福,雖然我沒機會補償妳了,但我相信他會代替我守著妳,給妳我來不及給予的幸福。珍惜,並把握他,好嗎?」溫潤如玉的笑,和春風一樣讓人感覺舒服。這是我記憶中的姚昱彥,一個溫柔,卻有些些殘忍的他。

  「好,我會,你也一樣,去追屬於你的幸福好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
  如果在一段苦不堪言的愛情之後,我們還能帶著笑容祝福彼此遠去,那我相信,這真心的祝福,會化成最好的安慰陪著我們前進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