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七章】


  「你想幹嘛?」冰冷而沒有情緒的聲音傳來。

  等我回復意識的時候,我發現我已經被人拉出包廂而且被緊抱在懷裡保衛著。

  是誰呢?是誰救了我的?

  我很努力地想抬頭看看是誰,但眼睛卻好酸,而且視線好模糊。


  「阿紫,妳還好吧?」在我旁邊的溫柔聲音,我記得,那是葉子。「把眼淚擦乾吧,嗯?」

  眼淚?我又哭了嗎?

  沒想到,原來我已經脆弱得這麼不堪一擊了。

  「你們,怎麼會來?」既然葉子在這裡,那剛剛那個聲音,或許就是阿帆吧。

  「我們擔心啊!剛剛打給妳的時候,妳話都沒說完對話就斷了,再加上最後一句話是那個人的名字……阿帆聽完,就飆車趕過來了。妳還好嗎?」

  「……我不知道。」

  搖搖頭,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現在的感覺。我只知道當務之急是擦乾眼淚,然後看清楚阿帆跟姚昱彥在做什麼。


  「沒想怎樣啊。」姚昱彥聳肩,帶著眼鏡的斯文表情仍在。「只是關心一下我親愛的紫鵑而已嘛。」

  「閉嘴!」阿帆大吼:「你根本就不配喊阿紫的名字!姚昱彥,你這個爛人,給我滾得遠遠的,別再出現在我們面前了!」

  「哼,笑話。」姚昱彥取下眼鏡,少了那層遮蔽,他看起來像換了個人。「是她先出現在我面前的。」輕蔑的語氣,嘲諷的表情,就跟當時一樣。

  「怎麼?還喜歡著我是吧?忘不了我的溫柔?」他側過臉,朝著我問。

  「閉嘴!閉嘴!」阿帆怒吼著揪住他的衣領。

  「忘不了我的好?還是,忘不了我的吻?」姚昱彥沒有停,他依舊森冷地笑著。

  「閉嘴!」再也忍不住地,阿帆揮了拳頭。

  「蔡品帆,別以為憑你就能保護她,這是她自找的。」無情接住阿帆的拳,姚昱彥滿臉不屑地推開他。「是她自己要愛上我的啊。」

  我自找的?

  我自己要愛上他的?

  ……是啊,的確,是我自己愛上了那層虛偽的外表,我怨不了任何人、恨不了任何人,除了我自己。

  我該恨的本來就是我自己啊!我那麼無能、那麼沒用,遇到事情只能躲避逃亡,除此之外,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算什麼東西!

  多麼可笑啊!

  原來自己才是最沒有用的!



  「阿紫!別聽他鬼扯!妳不是那樣的!是他設了陷阱讓妳跳進去的啊,妳沒有錯、沒有錯!」

  遠遠一席話,讓我好像被人從冰水裡拉了出來一樣。

  我只能愣愣地抬頭盯著阿帆望,說不出話來,只是注視著他,想找到他那份為我而有的堅決。

  為什麼?

  為什麼是你?

  為什麼是你能看穿我現在的心情?

  為什麼只是你的一句話就能夠挽救站在懸崖邊的我?




  「姚昱彥!你給我聽好了。愛情本身根本就沒有對錯,阿紫愛你沒有錯,你不愛她也沒有錯,你們之間真正錯的是你給她的傷害!」阿帆收手,把姚昱彥拎高拉到眼前。「你故意裝作完美地去接近她,要她拿出真心來與你交換,可是這一切都只是騙局!是你設下的騙局!」

  「是騙局又怎樣?她不也心甘情願給我騙嗎?」

  「那是因為你狡詐!」

  「狡詐?那你怎麼不問問當初我替她擋拳頭的時候,她感動到想殺死對方的心情是不是真的?」姚昱彥的眼裡閃過一絲憤怒。

  「那是因為那是場騙局!是阿紫太天真了才會相信你這種人。」阿帆依舊揪著他大吼,快噴火的雙眼容不下一句狡辯。

  「我這種人你又了解多少?蔡品帆。」

  「你──」瀕臨爆發的怒氣隨著高舉的拳頭就要落下。

  「阿帆!不要!」比我早出聲阻止他的人,是一旁的葉子。她由背後緊緊抱著阿帆,小小肩膀掙扎著想困住他。

  「讓開!」他沉喝。

  「不要!」她堅持。

  「放手,葉庭!」阿帆這聲喊下,已經掀去所有理智了。

  葉子的手,同時間內也鬆開了,因為她從沒聽過阿帆這樣兇狠地喊她。

  「住手吧,阿帆。」在爭辯的時候,我已經走到他們身邊,伸手拉下阿帆高舉著扣住姚昱彥衣領的手。

  「阿紫!都到了這個時候妳還維護他──」

  「我沒有維護他,」我說,定定地望了姚昱彥一眼。「我只是想跟他說明白。」

  「妳認為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說的嗎?」輕蔑地笑著,姚昱彥帶著睥睨。

  「是啊阿紫,妳跟這王八蛋還有什麼好談的?」

  「就算他沒話要跟我說,我也有話要跟他說。」話一出口,姚昱彥的眼底閃著錯愕。「所以阿帆,可以讓我跟他獨處嗎?」

  「不行!我不能單獨留妳跟這傢伙在一起。」捍衛一般地,阿帆緊緊握住我的手不肯放開。

  我有些愕然,抬起頭跟他視線交望。

  他雖然不語,但我卻讀到了堅定的神采,跟一句無言的我會擔心。

  透過相對的視線以及交握著的手,我感覺到一股炙熱地快熨燙人心的溫度。那讓我安心,彷彿在告訴我不管怎麼樣都會有人挺我,即使是天塌下來了,也有人要幫我頂著。

  輕輕勾著唇,「我沒問題的。」

  「阿紫!」手又緊了緊,他的憂心爬上眉頭,皺了。

  「你放心,我可以的。」

  禁不起我一再要求,阿帆就算不甘心也得放手離開。在離去前,他投過來的視線就快要在姚昱彥身上燒出個洞來了。

  看著他,我笑了。

  傻瓜阿傻瓜,我有你的支持跟勇氣在,還有什麼面對不了的嗎?

  低頭看著自己被人烙上溫度的手,我將之置放在心口。深呼吸,我知道片刻後便要面對我人生中的轉捩點。過了這關,我就能放下這個死結活出自己;過不了,就得一輩子躲在殼子裡療傷止痛。


  但是,我不怕,因為我有阿帆在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