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好啦各位同學,報告下禮拜記得交喔,下課。」

  直到這句能引起所有人歡愉吶喊的話語響起,我才知道,我又荒廢了一堂寶貴的課程發呆了。

  其實我也不是故意的,只是看著窗外的風景,看著看著就失去了意識,輕飄飄地發起呆,然後把老師的話丟到一邊去了而已。

  無奈地嘆氣,我收拾東西準備走人。

  「阿紫!」就在我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教室的那一刻,我聽見有人喊我。

  朝著我跑來的是班花公關。「有事嗎?」

  「阿紫!妳答應過我囉!」她伸手抓住我,一副妳逃不了了的表情。「今天下午我們跟G大的法律系有聯誼,走吧!」

  「聯、聯誼?我有事要處理耶……」

  「不、行!妳上次答應我了,說好這次一定跟來充人數的。」她很堅持。

  「可是我──」

  「沒有什麼可是不可是的!江紫鵑,名單上已經有妳了,妳絕對要來。」拋下話,她就拉著我往校門口拖去,一點拒絕的餘地都不留。






  「妳好,我是G大法律系的陳浩,妳叫我阿浩吧。」在一開始的自我介紹之後,這很大間的KTV包廂馬上就成了交友聖地。一個男生搭一個女生,雙雙去增進所謂的「友情」。

  「喔,阿浩你好。」我輕輕點頭。

  「那妳咧?什麼名字啊?喜歡什麼?」

  「叫我阿紫吧,我沒喜歡什麼耶……」天啊!我快昏倒了。誰來救救我啊?這果然是變相的相親啦!

  「怎麼會?」他顯得驚訝,往我身邊坐了過來。「都沒有嗎?不可能吧。像我啊,就喜歡聽音樂、打籃球、看電視……」

  我一邊微笑、一邊打哈哈地跟他搭話。我覺得臉頰好痛,都笑僵了。

  「啊!我的歌來了耶!阿紫,妳要專心聽我唱歌喔,很好聽的啦!」他笑的很開懷,自豪地拿起麥克風就拉開嗓子唱了起來。

  他唱歌的聲音比講話的時候渾厚,所以還蠻不錯聽的。只是他才剛唱不久,我手機就響了。


  「喂喂?」這裡好吵,我不太知道是誰找我。

  「阿紫?妳在哪裡啊?怎麼這麼吵?」

  「阿帆嗎?我在KTV裡。」

  「妳在KTV?為什麼?」

  「我被班花拉來聯誼啦!你找我有事嗎?」真討厭,人多就會這麼吵。

  「聯誼?妳瘋啦?跟哪間大學?妳在哪個包廂,我去找妳。」

  他突然提高音量,讓我被嚇了一跳。「不用啦,反正只是唱唱歌,我等下自己回去。」

  就在這時候,門口那邊卻突然有了騷動,讓阿帆的聲音更加模糊。


  「妳……我不放心……」

  「啊?什麼?」

  「我說妳一個……我不放心……我去接……」


  為了想再聽清楚一點,所以我站了起來打算出去包廂接。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電話上的我,沒注意到桌腳的位置,一個不小心我就狠狠撞了上去,痛得我大呼了聲。

  「喔!好痛!」媽呀!一定瘀青了啦。討厭,都是阿帆那個笨蛋害的,回去一定要找他算帳。

  心裡才剛這樣打算,但是俗語說得好,禍不單行。於是,下一秒我踩到了剛剛有人耍寶丟到地上的食物。

  「阿──」完蛋了!

  我想我應該會受到很大的傷吧,屁股會開花,然後面子會丟光……



  「妳沒事吧?」一雙手,很剛好的把我接住,讓我免於這些傷害。

  「謝、謝謝……」我羞紅了臉,從他身上把自己撐好。

  雖然不用受傷,但是突然被人抱在懷裡,又被眾人盯著看的情況,我還是丟臉了。這情況很糟,比跌倒還難看。

  「不會。」溫和的嗓音從我頭頂上傳來,震撼了我整個人。

  這慣有的溫柔、和煦,是我記憶裡那最拋不掉、最忘不了的啊!

  我渾身發抖,不敢抬頭也不敢移動。我只能在心底一昧的安慰自己:他不是他、他絕對不會是他!

  他不是!不是!

  可是上蒼就像無情的劊子手一樣,祂堅持要把我的傷口刨開、要我認清楚自己是多麼的狼狽!


  「紫鵑?」

  「阿紫?」

  兩道聲音同時傳來,手機在同一刻裡自我手上滑落。我唯一有反應的舉動,是抖著聲音,脆弱而無助地喊著:「姚昱彥……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伶 的頭像

伶窩,喝杯茶共賞一語秋話

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